长电科技“蛇吞象”兼并扩张

日期:2019-05-08 人气:5656

    近日国内封装大厂长电科技召开第七届董事会,由9名董事组成,其中周子学、高永岗、张春生、任凯、Choon Heung Lee(李春兴)、罗宏伟入列,而原董事长王新潮退出。业内有人把它称之为“后王新潮时代”,表明王新潮对于之前长电科技的发展与成长具举足轻重的作用。


 蛇呑象  


    2015年10月长电科技用7.8亿美元兼并了全球封装代工第三的新加坡“星科金朋“。为什么称之为“蛇吞象”,因为据2014年全球封装代工排名中,星科金朋的销售额15.8亿美元,居全球第四,而长电科技的销售额为10.5亿美元,居全球第六,所以是一次依小搏大的兼并,引起业界关注。


    长电科技原有业务发展还是比较稳定的,长电本部和长电先进的整体实力很强,盈利能力非常不错;但在收购陷入亏损中的星科金朋后,由于无法让星科金朋减亏,导致公司整体陷入亏损中。2017年星科金朋新加坡(SCL)亏损8900万美元,而2018年亏损高达2.7亿美元(约18.4亿元人民币),直接导致2018长电科技销售额达239亿元,但是公司的亏损超过9亿元。


  思考 

 

      2018年长电科技由盈转亏引发业内热议,表面上观察似乎兼并星科金朋是一根导火索。因为兼并之后由于关键客户订单的流失,产能利用率下降,以及部分技术人员离开等因素导致困难加重。


    但是看待此次兼并不能离开当时的背景,2014年大基金刚推出,它抓住产业发展的命脉,资金问题,让中国半导体业发展感觉有了更大希望,如要做大做强产业的声浪一直很高。在此背景下长电科技萌生兼并星科金朋是有充分理据;1),它是非美体系,由新加坡淡马锡掌控;2),制程技术与长电科技的互补性强,而且许多是先进制程技术;3),长电科技一跃可成全球封测代工第三等。


    据猜测支持长电科技下定决心的因素,除了大基金之外,与当时的状况,产业发展的调门很高,如产业做大做强,实现国产化率40%等可能有关,推高了它的信心。另外,从全球半导体业发展的历程,兼并确实是最主要,迅速有效的手段之一。


    如果要总结一些国际兼并的经验,认为以下两点可供参考:


    1),中国半导体业受不公平对待


    星科金朋是属于市场化机制,但是转变成长电科技后,在西方眼中它属于一家中国的半导体企业,会受到不公平对待,其中包含有“冷战思维“。尤如对待华为的5G一样,有些国家自已不用,还阻止它人使用,导致原来的大客户逃逸及部分骨干技术人员离开等。这样的因素在苹果选择供应链中也曾出现,所以中国半导体业走出去可能尚需要有个适应过程。


    2),文化方面的差异不可忽视

    兼并是一个商业行为,两个企业的真正融合成为关键,虽然在新加坡华人的比例占达90%,但是它的西化程度很高,两者的文化差异不可忽视。之前中国半导体业的国际化程度不高,经验也不多,可能认识上也有差距。因此总体上尚需要磨练,时间的积累。 


  结语  


    现阶段长电科技面临的问题可能比较复杂,也不太相信王新潮下课,加个安靠的CTO李春兴就能马上解决,因为一方面中国半导体业的现状可能尚不到能驾驭国际上顶级企业的时候,消化星科金朋尚需更多的时间,但是相信最终一定能成功,另一方面可能与现阶段的产业形势有关,有些国家竭力围堵中国半导体业的任何进步,达到疯狂的程度。所以对于长电科技在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要有宽容性。


    对于中国半导体业发展一定要有紧迫感,只有迅速自强,少些内耗,逐步融入全球化之中,让自身的价值真正体现出来,所以要踏踏实实的前行,少说多做,以及需要时间上的积累。

 --引摘文章。

    

    企业兼并是快速夸张的方式的一种,在当前与日俱增的竞争环境下,企业创始人对一个企业的影响很大,但需要强调合作的意义和价值,桂科微电子始终坚持开放合作的姿态,希望跟供应商、客户达成强强联合的合作模式,开拓属于自己的合作人机制,在强调企业领导人黄斌的领导才能前提下,充分调动各个相关单位、人员的精诚合作,让桂科微电子在PCBA控制板领域,能越走越强大,不管最终是发展成兼并他人,还是被别人收购,都实现了一个企业的发展路线。坚持专业、专注的态度,在电路板领域,在控制板行业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发展,壮大。



    您的观点
    相关内容